纽约文化沙龙

往期活动 > 第七十二期:当我们谈起同志,我们谈什么:大陆与台湾近代同志运动

2015-02-07

        LGBT团体为了争取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,在近代催生出许多社会运动。这些运动,在不同文化、政治、法律、社会等环境下呈现出非常不同的特点。或许许多人是在到了美国才得以亲眼目睹。那么在中国大陆与台湾,同志运动的历史、现状与处境如何?本期沙龙,有请两位活跃在女同志运动第一线的赵静和刘文,来和大家聊聊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讲人将以女同志的角度来谈大陆和台湾的同志运动脉络和历史,以学者的角度谈性别研究如何帮助运动在反思中向前探索,以亲历者的角度谈台湾多元成家立法运动的进展,以运动者的角度谈中国同志社群的处境。

主讲人的话:

        上世纪90年代至今,女同运动如旷野星火,逐成燎原之势。我们建立小组、创办活动、走上街头发声呐喊、从活动中看见彼此。我们同男同性恋组织、女权主义组织、社会倡导机构站在一起,为当下中国的公民运动发挥着我们独特的作用。而在性和性别的双重压迫下,女同运动的特殊困境不是反污名化,而是如何被看见。基于共同的性倾向议题,女同志与男同运动天然地联合在一起,渐渐地,女同志开始思考,身份议题如何真正面对并改变现有的异性恋霸权体制?基于共同的性别平等议题,女同志与女权主义者联合在一起——这给女同志带来理解同性恋的政治角度和行动工具。我们在LGBT运动里与女权主义面对的敌人是一致的:父权社会带来的性别不平等。女权拉拉们通过自身的自主性,也让女权主义者认识到了女同运动人士有着更彻底的性别反对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与上述运动和团体联合以及处理分歧、差异,对中国女同运动者来说,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,并拓展了行动者们看待这个多样化世界的宽广角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女权主义者们及男同性恋一起奋斗的同时,我所了解的许多女同志也一直参与到许多其他社会运动中。或许因为对于权利平等和歧视有着比性倾向更广泛的认识,女同志更能够体会到运动的终点是形成一个为了许多人的自由、平等和尊严而起的社会运动,把LBTQ人群融到这个框架中。公民、民主对于国人来说,非常陌生。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心如何通过维护个人权益来促进国家之发展,这也成为女同运动加入到中国公民运动的契机,两者都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体制下奔跑着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的运动是为了谁?如果我们不能从人的角度,推动当下每一个参与者的主体意识和平等意识,我们的运动是失败的。这是一场正在进行的公民运动实验。我们身处这未尽的实验里,拥有权利和责任;在这场运动中,我们也将看到每个人的选择。

主讲人

赵静
设计师,出版家,纪录片制作人。中国酷儿女性社群杂志《les+》的总编辑,北京同志中心联合发起人,纽约华人性别研究中心理事,从2005年开始作为运动先锋,投身中国的LGBT运动,关心以文化的方式推进社群赋权和行动。

刘文
社运工作者与学者,纽约华人性别研究中心理事,纽约市立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候选人。小说家和自由写作者,关注酷儿离散、性别、与美国和亚洲的政治文化议题。

较旧一期 回到列表 较新一期
订阅